短发女人随后笑道:“安姐姐,你和哥哥今天出来吃火锅啊。两个月前哥哥发微博说你怀孕了,我看着你身材纤细,都不是很看得出来。”

  “安姐姐,你怀孕了之后,哥哥是不是对你更好了?哥哥平时都没有路透图,他只要不参加活动不拍影视剧,几乎没有任何生活照。”

  “但他上个星期发了一张你睡着他亲吻你的照片,可好看了。后援会站长把照片做成了精修图,我现在都用来做壁纸了。”

  听到韩遇白,安然便在心里骂了他几百句。

  随后她就那么骂出了声,“那个混蛋,一点都……”

  安然的唇突然不动了。

  视线中,远远地她看见韩遇白从火锅店铺门口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香草草莓圣代雪糕。

  只一眼,女孩这几分钟中所有的情绪都烟消云散。

  孕妇就是这样,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视线中,韩遇白也看到了她,还握着手里的冰激凌,温软笑着与她摇了一下手。

  安然立马从前面服务员身侧跑过去,就那么扑进了韩遇白怀里。她又开始委屈了,“你走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这委屈的小调子,说话都软糯非常,落进人心里,心都被她软得一塌糊涂。

  韩遇白低头吻了一下她白皙的额头,随后揉了一下她的脑袋。

  宠溺说道:“给你去买雪糕了,我刚刚可听到你和服务员的对话了,你骂我混蛋?后面的字眼是不是想说,我对你一点都不好?”

  安然严肃认真摇头,矢口否认,“没有,老公我没有,我没有说。”

  女孩站在他怀里,踮起脚讨好般亲了一下他的唇,那目光却没往他身上落,全部都被他手里的冰激凌吸引过去。

  安然的目光被那冰激凌抓得死死的,她缓缓地偷偷地伸着两只手就要去拿他手里的冰激凌。

  一面伸手,还一面真挚地说:“老公对我很好,非常好,我特别爱你,最爱你了……”

  握住冰激凌的盒子,安然就把那小玩意从他手里拿过来。

  终于拿到了手,女孩一张脸都笑了起来。整个店铺的人,就算隔得远,都被她这抹笑容熏染到了。

  他知道她说最爱你,是对那只雪糕说的。

  韩遇白也不生气,养着这样一个小妻子,当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男人揽住她的腰肢,就往前前。女人站在他怀里随着他一起走,嘴里却不停,拿着勺子就挖雪糕吃,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送。

  “遇白哥……”短发女人刚要开口,另一个服务员就拉住了她,旋即短发女人闭上了嘴。

  几个服务员就那么恭谨地站在一旁,看着韩遇白和安然从眼前走过,进了包间。

  “哥哥好几年前就说了,后援会站长也多次声明,只要不是公司安排的活动,我们私底下见着哥哥不要去关注他,他也是个普通人需要生活。”

  “六年前粉丝太过激在见面会上伤了安姐姐,路上还偷拍,哥哥直接关了所有的互动账号,也没有再办过见面会。就连广告代言、影视剧都停拍了半年。”

  “所以我们要做理智粉,哥哥的粉丝都是理智粉。”

  短发女人也是一时间没克制住自己,毕竟自己追了这么多年的偶像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过现在,她也忍住了。

  经理从远处走来,夺了站在最后边一个男人的手机,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手机里的两张照片删掉了。

  “你是准备拿着这些照片去高价卖给韩遇白的粉丝?”经理质问。

  男人语塞,也可以说是被当场抓包。

  短发女人:“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理智粉是不会买哥哥的私人生活照,没有买卖就会减少狗仔和黄牛偷拍。你就算卖,也只有少部分脑残粉买。”

  “我们后援会都是严厉打击贩卖哥哥私生活照片,一旦发现谁买照片,就开除粉籍。”

  经理朝另一个服务员说:“你去上菜,其余的人去做自己的事。”

  大家陆续散了。

  经理把手机还给了身前的男人,他扫了他一眼,“看着人家当红,拍几张照片要么卖给粉丝,要么卖给狗仔?”

  天真。

  卖给脑残粉?

  有庞大的理智粉丝抵制这种贩卖,随着这五六年的时间,韩遇白的粉丝与韩遇白一样都慢慢积淀,时间带给他们双方的,都是褪去刺眼光芒的沉稳。

  这也是韩遇白粉丝被圈内称为——人间理想的一大特点。

  卖给狗仔?

  那狗仔所属的报社不出一个月就能被吞并,他当年就是某一个报社的员工,就因为报社一名记者偷拍到了韩遇白第一手资料刊登上了网。

  不出一个月,那家报社就没了,他也失业了,才来餐饮业打工。

  所以娱乐圈高层中,都有一条不成文的约定。平日里看着温柔和顺的影帝,你可以以常规途径给他做采访,刊登采访内容,但绝对不要碰他私生活。

  娱乐圈有背景的艺人不少,但像韩遇白这样有背景却查不出来,只能隐约感觉这人是个有权有势的大佬,还是第一个。

  经理再次扫了他几眼,“还有谁拍了照?”

  男人吞吞吐吐,还是说了:“小贾也拍了。”

  “立马让他删了,否则辞退。”别又连累了这家火锅店,他好不容易从打工仔混成经理。

  “好的经理。”男人应着。

  **

  包间。

  菜陆续都上齐了。

  餐桌上都摆不下菜盘,服务员准备了三个推车,才勉强将所有的菜都摆好。

  韩遇白先将里脊肉下锅。

  里脊肉这类菜品熟得比较快,男人微微蜷着袖子,将火关小了些,把已经烫熟的肉夹到了碗里。

  安然拿着筷子就要去夹他碗里的肉,韩遇白先一步按住了她的手,“你刚吃完了冰激凌,等会儿再吃热的东西。”

  他眼神示意了桌上摆着的豆花,“把红豆豆花吃了。”

  安然张了张嘴,目光紧盯着韩遇白碗里的肉,吞了好几口口水。最后她还是小小地看了他一眼,乖乖地去喝豆花了。

  这顿饭韩遇白全程为安然服务。

  她胃口是真的好。

  韩青青怀孕期间孕吐到极致,十个月瘦了十多斤,人都有些虚脱。反观安然,这就是两个极端。

  吃完了火锅,差不多到了下午两点钟。

  安然有午睡的习惯,差不多逢着那个点她就困。

  国际商贸城离皇庭娱乐很近,从商贸城出来之后,韩遇白开车去了皇庭娱乐。在车上,安然就睡着了。

  他将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将人抱出来,去了总裁办那层楼。

  把安然稳稳地放在总裁办公室内室中的床上,韩遇白又给她盖好被子,这才从内室出来。

  他昨天匆忙从韩氏一族赶回来,有些细节的小事还没有处理完。

  男人坐在办公椅上,继续去处理那些琐事了。

  彼时,他接到了宋元的电话。

  看到宋元的电话拨过来,韩遇白故意晾了他几分钟,一直到宋元第二通电话挂了,他才拨过去。

  拨过去,秒接。

  “三哥,你让云端之上的经理禁止我三个月进入云端之上?”

  韩遇白“嗯”了一声,承认得清楚。

  “为什么啊?就因为我昨天晚上去北山别墅客厅里?那白瑜他们都在,就罚我一个人啊?”

  “我陪产,白烨近期自身有些问题,林深一个人管理Aspire公司疲累,你帮着他一起管理着。”韩遇白又说,“你也快三十岁了,该安下心来思考自己的事情。”

  “别老是一天到晚往云端之上跑,大晚上的就混迹在女人堆里。”

  宋元:“…………”罚他就罚他,还一本正经地说这么多大道理。韩遇白就是个披着羊皮的斯文败类,简直了。

  宋元掐断了电话。

  韩遇白将手机放下来,旋即铃声又响了。他扫了一眼屏幕,白烨打过来的。

  “怎么了?”韩遇白接通了电话,男人先一步开了口。

  “请你帮个忙。”电话那一头的白烨说。

  也就几个月不见,电话那头白烨的声音似乎垂丧低沉了不少,可以想见,他被那个女人折磨疯了吧。

  白烨比他们都长三岁,今年也三十二了。打认识他到现在这么多年了,韩遇白也没见他失控过几次。

  半月前这男人从意大利回来,就跟疯了似的让人排查京城的各个路口,逐一查人。

  韩遇白对于这一点没说什么,在京城,大肆查一查也没关系,毕竟大家都是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有点权势。

  但后来了解到,这厮竟然在意大利也排查人。

  还是打着国际恐怖分子的名号,去到意大利局厅那边让他们的武警部队查人。

  要不是白氏一族在意大利盘踞年代久远,几十年前才迁居来京城,现阶段在意大利也相当于地头蛇。他这样胡乱报案,自己得进意大利局厅。

  可是查了大半个月,还是没有查到人。

  “什么忙?”

  白烨:“如果边城联系安然,麻烦你告诉我一声。我与边城的事情跟安然没有关系,你提点些,别到时候伤感情。”

  韩遇白冷“呵”了一声,“你在意大利找了她半个月没找到人,你又没有确凿证据认定她就在京城,你现在在京城找什么?”

  “猜的。”白烨说。

  猜的?

  韩遇白真觉得这男人是疯了,从小到大都镇定自若万事有把握才会行动的白烨,现在也靠“猜”来做事了。

  “之前就与你说过,要么就断了以前的往事一心跟她过,要么就把人放了别耽误她。现在弄成这样,你自己活该。”

  “韩遇白,不会说话就闭嘴吧。”白烨冷言道了句。

  听他这语气,韩遇白没忍住又往他伤口上撒盐,“彻夜难眠的日子好过吗?”

  “应该很煎熬,是不是睁着眼睛眼前都是她的脸?怪谁呢?还不是……”

  “嘟嘟嘟……”电话忙音。

  已经被挂断了。

  韩遇白将手机从耳旁取下来,扫了一眼已经回到主屏幕的手机界面。男人挑了一下眉,挂他电话,还想让他帮他找女人,做梦吧?

  **

  **

  Dar游乐场。

  许久没来游乐场了,安然进到游乐场里便拉着韩遇白四处荡。

  明明肚子里还装着一个小东西,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充沛精力到处跑。

  路过旋转木马,安然抬起脚就要往那边钻,韩遇白及时将人拉了回来,“人太多了,要是有人不小心撞你一下,从那木马上掉下来……咱们去坐摩天轮好吗?”

  为了哄她韩遇白又说,“离Dar游乐场不远处就是小梅沙的海滩,等会儿在这里吃了晚饭,我带你去踏浪。”

  女孩子喜欢踏浪,安然也很是喜欢。

  但怀孕这几个月她鲜少出门,就算是出门也被韩遇白护得严实。加上京城这段时间降温入冬,他也给她裹得严实,哪准她光着脚啊。

  更别说光着脚去踩水了。

  闻言,女孩双眸一亮,立马就乖顺了。她往男人怀里钻了钻,便甜腻地粘着他。连续点了好几下脑袋,“都听你的。”

  明明说好都听他的,但是到了慕斯蛋糕店铺门口,她又赖在原地不肯走了。

  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望着他,令四周过路的路人都心软。更甚有几个男人几个阿婆走过来拍他一下,说女娃娃就是想吃个蛋糕,就买一个,也不差这点钱。“……”

  韩遇白总算知道了。

  得亏他拐人拐得早,在她懵懂情窦初开的时候,就用他那副温柔表象的皮囊,将安然的心拽牢。

  之后又用一本结婚证把人娶回家。

  她嫁给他的时候,也不过二十岁。

  幸好,幸好。

  不然凭安然这副老少皆宜,吸引各款男人的模样,他晚一点遇到她,可能她就被哪个渣渣抢走了。

  韩遇白无可奈何。

  他抬脚往慕斯蛋糕店铺走去,走到一直站在橱柜前,盯着里面蛋糕发呆流口水的安然。

  她现在就像个小孩子。

  不仅发呆,还无意识用食指抵在嘴唇下方,就差双手扒着橱柜的玻璃窗哭闹了。

  韩遇白将人搂到怀里,他低头看了她几眼,这委屈的小表情,好像是他把她欺负惨了似的。“买十六块钱那个小的。”

  安然一口答应,“好!”

  立在橱柜旁的服务员,她都想自己掏钱送外边这小姑娘一块蛋糕了。听到韩遇白的声音,服务员很是勤快地将蛋糕拿了出来,递给安然。

  “谢谢。”安然冲她眉眼弯弯笑着。

  “不用谢,如果你还想吃,等会儿我送你呀。”

  “不用了,谢谢。”韩遇白回复了她,而后男人握住安然的手,离开了。

  安然在游乐场的城堡里跑了几圈,最后跑累了就往韩遇白身上爬,伸着胳膊要他抱她。男人把人抱了起来,她就靠在他肩膀上睡觉。

  傍晚他们在Dar游乐场吃了晚饭,随后开车去了海滩。

  今天的天气比较好,晚上还有晚霞,海滩上的人不少。

  韩遇白答应了让她踏浪,便言出必行。男人拿着她的鞋袜,就那么跟在她身后看着她蹦蹦跳跳玩闹。

  他偶尔会拿出手机拍几张照片,将她的倩影定格在画框里。

  最后安然累了,就让他背着她在海边走。

  橙红色的晚霞一点点落入远处城市一角,有一些光亮落在这双人身上,时光温柔,那份温柔仿佛也缱绻在了他和她之间。

  “遇白。”安然弹了弹垂在他身体两侧的脚,她看到了一枚贝壳,伸手指着那。

  男人走了过去,背着她蹲下身捡起来,偏过头看向她,将贝壳递给她。“有些晚了,入了夜冷,回家吧?”

  女孩脑袋枕着他的肩膀,正在仔细看贝壳。她靠着他宽厚的背,很有安全感。

  万千人群里,只要看到他,安然都是安心的。

  安然凑到他脖颈处,轻轻地在他下颚亲了一下,随后附到他耳畔,“老公我好喜欢你。”

  韩遇白轻咳了一声。

  安然的视线中,见着他的耳廓一点点红了起来。她嬉闹地笑,“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会脸红?”

  似乎是觉得逗他很好玩,安然还在他红起来的耳廓上亲了一下。

  下一瞬,韩遇白反着手就把人从后背直接抱到了身前。

  他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就吻了下去。

  许久。

  男人额头抵在她额头上,声线低沉,带着几分笑意,学着她之前笑他的话说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那么紧?”

  他字眼一出来,安然立马将脸埋在他怀里。

  她在他手臂上拍了好几下,“回家了韩遇白。”

  “我突然还想再走走。”他挑了一下眉。

  安然偷偷地扫了一圈周围的人,也不知道刚刚韩遇白说的话别人听去了没有。这青天白日的,他总是这样。。

  安然把脑袋埋得更深了,“韩遇白闭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就爱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听说影帝暗恋我很久了,听说影帝暗恋我很久了最新章节,听说影帝暗恋我很久了 笔趣阁qu.la!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8 就爱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就爱小说网-无弹窗小说-就爱小说